CCS在欧洲能够走多远(图文)
2011-02-24   来源:欧洲能源评论  浏览次数:

  

title

  图为位于德国勃兰登堡的一处CCS试验工厂。

  作为能够帮助人类从经济发展依赖化石燃料的模式中解脱出来、让可再生能源发挥更重要作用的技术,CCS近年来一直被广泛推行,在欧洲也不例外。然而,高成本、民众反对以及缺乏政府支持等多个因素却让CCS在欧洲的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CCS在欧洲能够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吗?

  2015年目标恐难达成

  2008年12月,作为欧盟气候及能源一揽子协议的组成部分,欧盟承诺将在2015年前修建12个大规模CCS试验项目。欧盟的最终目标是在2020年前将CCS技术完全商业化运作。现在看来,这个目标恐怕有些难以达成。在今年1月于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举行的CCS技术大会上,CCS协会负责人杰夫·查普曼不无担忧地指出:“恐怕欧盟最终能够建成的CCS工厂数量要远少于之前的计划。”大多数投资商都认为,最终能够建成的CCS工厂数量在5至8个左右。之所以大家都不太看好欧盟能够完成目标,主要有三个因素:融资困难、民众反对以及缺乏政府的强力支持。

  多方面原因造成融资难

  有人曾警告欧盟将2015年作为最后期限存在很大风险。因为有数十亿的资金无法保证及时到位。在欧盟用于补助这些CCS项目的资金中,有一部分来自于欧盟计划拍卖的3亿个碳排放指标,总金额达45亿欧元。欧盟计划将这部分拍卖所得用于新建CCS工厂和其他一些可再生能源项目。但想要获得这部分资金支持的开发商们必须要在年初就向政府提出申请,而各成员国则需在5月9日前将这些申请提交至欧洲投资银行(EIB)等待评估。但是EIB的评估结果最快也要到2012年底才能出炉。

  同样是在今年1月初进行的CCS技术大会上,来自零碳排平台(ZEP)的负责人吉姆·斯维尼就指出,这种延误对于欧盟想要在2015年完成其全部CCS项目来说,是一个极其不利的因素。但是想让EIB提前发布评估结果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EIB气候及环境部门主任克里斯多夫·诺勒斯就曾表示,他们不会为了提前公布评估结果而去承担额外风险,这样做并不值得。

  一年的延误看似对整个计划不会造成太大影响,但实际上,这种延误却会引起一系列连锁反应,甚至会影响到欧盟2020年之后的CCS布局。从另一个层面来说,这个延误也仅仅是欧盟CCS计划中融资问题中的冰山一角,融资方面存在的问题还有很多。

  政府反应冷淡 企业热情饱满

  截至目前,得到欧盟资金补助的CCS示范工厂共有6个,补助总金额达到10亿欧元。其中5个工厂每个得到1.8亿欧元补助,还有一个得到1亿欧元补助。这些补助已经于去年发放并投入使用,用于碳捕捉实验以及碳封存地点选址等。但是要知道,每个CCS工厂光是建造成本就高达1亿至1.5亿欧元。在这6个已经获得补助的CCS工厂中,EIB还未对其中任何一个作出最终投资决定。

  这6个已经获得欧盟首轮补助的项目被外界看作是最有希望获得下一轮补助的。不过其中一个位于荷兰的项目由于已经获得荷兰政府1.5亿欧元的补助,因此承诺不再申请欧盟的下一轮补助。荷兰政府表示,他们会挑一个新项目补上这个位置。

  想获得第二轮补助确实并非易事,筛选条件就十分严格。其中最重要标准就是单位CO2的储存成本。换句话说,只有最具经济效益的项目才能获得第二轮资助。更重要的是,只有在这些项目进行首次CO2封存后才可能获得补助。一个项目要申请成功须经过层层审批,难度之大可想而知,既费时又费力。因此,与其为了欧盟难以获得的补助争得头破血流,还不如争取本国补贴来的实在。

  退一步来说,即便一个项目突破层层重围最终得到了欧盟的下一轮补助,也不意味着在资金方面就能高枕无忧,项目融资仍将面临许多问题。补助最多可以返还50%的成本,但另外50%的成本就只能由各国政府和企业来承担了。但目前为止,只有两个成员国表示愿意为项目出资:挪威政府承诺提供1.5亿欧元资金,英国政府也表示会对位于苏格兰的一个CCS项目提供资金补助。尽管还未表态的国家并不代表着就不会出资,但鉴于欧盟各国目前的经济形势,还能有多少国家做出承诺,任谁心里也没底。

  值得庆幸的是,尽管政府态度有些消极,但是企业们的投资热情却很高。Ecofin研究基金会CEO安吉拉·卫蓝表示,Ecofin研究基金会走访了多家企业,意外发现这些企业都对投资CCS项目有着极高热情。但鉴于大多数成员国态度不够明朗,大多数公司可能都会采取小规模投资的方式来规避风险。

  民众反对不容忽视

  如果说融资是大型投资项目面临的共同难题,那么对于CCS来说还有一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那就是民众的反对。这对于煤电厂和CCS项目来说恐怕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在荷兰,由于遭到民众的强烈反对,政府在去年不得不放弃了在鹿特丹的一个碳封存项目。在德国,CCS不仅是一个环境问题,更是一个政治问题。地方政府选举的时候CCS总是会被择在嘴边,为了能够赢得选举,反对CCS的推广总是会被当做一块拉选票的招牌。不过随着选举结束,这个问题也会有所缓解。这样的例子在欧盟还有很多,甚至在2008年欧盟制定气候及环境一揽子协议的时候,纳入CCS的计划也同样遭到了不少反对。

  来自民众的反对映射出人们对CCS可能给环境造成威胁的担忧,但这种担忧并非没有道理。德国NGO同盟就曾警告,政府对于德国的碳封存能力估计过高,会给德国地下水带来风险。英国一家研究机构也于2011年1月公布报告,提出在欧盟中心国家例如德国、波兰、捷克等国,政府对碳封存能力的评估都有误差。这意味着碳封存的选址变得更加困难。另外,今年1月在加拿大发生的一例疑似碳封存点泄露事故也还在调查中,尽管结果还未公布,却让CCS的未来更添了一丝阴霾。民众宁可将易燃的天然气接进家中,也不肯让相对安全的CO2埋在脚下。

  CCS想要在欧洲取得更好的发展,无疑需要政府的大力支持,仅仅将其挂在嘴边是绝对不够的。欧盟负责CCS政策方面的大卫就表示,现在欧盟许多成员国制定的气候政策中,CCS的地位已经变得越来越不重要,因此其未来自然也更加不容乐观。

此文章共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