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能源新版图
2013-01-04   来源:经济观察网  浏览次数:

  消息称,英国石油公司已经拿到美国政府颁发的出口许可,获准向加拿大出口原油。与此同时,老牌石油公司英荷壳牌和瑞士维多石油公司等其他五家石油巨头也向美国政府提交了出口申请,开始寻求出口美国产石油。

  作为世界上最依赖原油的国家,美国的石油产销格局开始发生悄然的变化,这种变化释放的信号,对于世界能源的格局,意味着什么?而作为另外一端的能源消费和生产重地,欧洲、中东和中国等,将有着怎样的变化轨迹?核电、风电、太阳能发电,这些新兴能源,在2020年,又将有着怎样的图景和命运?

  我们试图沿着这些细微变化,勾勒出新十年世界能源可能形成的新版图。

  重塑:格局之变

  “到2020年,世界能源的格局是怎样的,会有怎样的变化?”在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徐小杰看来,这个命题的设立需要一个参照系,“2020年是进入21世纪后的第二个十年,我们谈这个十年的能源格局变化,应该将前一个十年作为参照来比较。”

  对于最近十年的能源格局及走势,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战略室副主任薛力认为,“最近几年,全球能源产业领域深受美洲板块快速隆起的影响,美国对中东石油的依赖度下降,其中东政策逐步发生变化,俄罗斯能源地位下降,中东、中国、俄罗斯等国家的经济政治关系开始深化。”

  “阿根廷多变的能源政策影响了页岩气产量的提升,普京上台后俄罗斯与其他国家的能源纠纷可能会增加,苏丹与南苏丹的能源纠纷在短期内难以根除,国际社会对伊朗的制裁导致伊朗经济陷入困境,但无法让伊朗放弃核计划,各国反思福岛核泄漏事故后确定的核能政策是‘继续拥有或发展核电’。”薛力总结称。

  国家信息中心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牛犁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到2020年,世界能源格局可能最大的变化就是两个重心的转移,一个是能源消费重心将移向亚洲地区,另一个是以美国的页岩气、煤层气和致密气为主的能源品种的快速和大规模发展为标志,产供中心将转向欧美地区。”

  花旗银行全球商品研究部主任Edward Morse在其牵头完成的《2020年全球能源报告》中认为,2020年北美将成为世界油气供应“新中东”。其间,美国的石油产量将于2015年超过1000万桶/日,到2020年美国石油产量净增400万桶/日,总产量超过沙特阿拉伯的1000万桶/日,成为世界最大的油气生产国。

  美国PFC能源咨询公司董事长Robin West在今年3月曾表示,美国产量超越沙特阿拉伯和北美能源地位的上升将彻底改变世界能源供应格局,其意义不亚于能源“柏林墙”的倒塌。

  传统能源:重心漂移

  谈到传统能源,近几年来,国际能源版图中最引人注目的变化就是美洲大陆在石油与天然气领域的快速发展。

  据薛力介绍,石油方面,加拿大凭借丰富的油砂资源占据石油储量全球第三的位置,委内瑞拉更是凭借重油与超重油资源,取代沙特成为全球探明石油储量最大的国家,而且,得益于深海盐下层石油勘探开发,巴西石油探明储量2011年增加到美国的一半,已经明显多于OPEC成员国墨西哥,加拿大与巴西的石油产量都在快速增加。

  “天然气方面,北美储量已与中东不相上下。”薛力称,“在这个变化过程中,美国成为美洲板块隆起的主力。”

  从2009年起,美国扭转了石油产量下滑的势头,2011年石油产量达到每天784万桶,仅次于沙特与俄罗斯,具备了超越两国的潜力。而天然气方面产量增幅更为明显,2009年超过俄罗斯成为全球天然气生产第一大国,增产势头有望持续到2030年以后。

  “按照这个趋势,美国这个天然气消费与进口大国在2020年左右将成为天然气净出口国。”薛力认为,“美国页岩气的产量增长速度更为惊人,2006年页岩气仅占总产量的1%,2010年则增加到20%。这一变化导致美国天然气价格迅速下降,每百万英热单位从2008年的将近9美元下降到2009年的4美元并保持在这个价位,该价格仅为欧洲的1/2,亚洲的1/3,而据美国能源信息署估计,2013年价格很可能不到3美元。”

  与油气产量增长相呼应的是,美国综合能源自给率不断上升,从2005年的69%上升到2011年的78%。而与此同时,美国对石油等液体燃料的依赖开始出现锐减的趋势。数据显示,2005年,美国对石油的进口依赖为60%,而到2011年这一比率降至45%。

  “美国国内石油与天然气业的产量大量增加,扭转了20年来的产量减少形势,1970年美国日产油量960万桶,2008年降至每日495万桶,过去4年又涨至接近570万桶。”薛力表示,“过去3年,美国从石油出口国组织OPEC国家进口的石油量减少了20%左右,自杜鲁门总统执政以来,美国现在已首次成为精炼石油产品的净出口国。”

  而正是得益于这种变化,多个石油巨头公司开始寻求美国石油出口的愿望。目前,英国石油公司和英荷壳牌等石油巨头已向美国政府提交出口申请,开始寻求出口美国产石油,而且最新的消息称,英国石油公司已经拿到美国政府颁发的出口许可,获准向加拿大出口原油,另外英荷壳牌和瑞士维多石油公司等其他五家石油公司也已经向美国政府提交了出口申请。

  “这也就是说,美国的能源独立政策正在进一步体现,一方面,可以缓解甚至摆脱对中东石油的过度依赖,另一方面,也体现了传统油气消费重心的偏移,世界油气消费中心开始向发展中国家和亚洲地区转移。”牛犁表示。

  “风”、“光”、“核”深度调整期

  新能源方面,主要是风电、太阳能发电和核电的发展,欧洲和中国以及日本等地区的变化将构成2020年新能源的重心和新格局。

  今年7月,一些欧盟企业向欧盟委员会正式提交对中国光伏产品反倾销立案调查的申请,随后9月初,欧盟正式宣布对华光伏组件、关键零部件如硅片等发起反倾销调查,涉案金额高达200多亿美元。

  该案件将对本已“过冬”的中国光伏企业致命一击。资料显示,在去年美国对中国实施“双反”案时,中国就有80%以上的多晶硅企业被迫停产,80%的多晶硅企业工人处于待岗,但中国在美国的出口市场份额仅占20%,而中国在欧洲的出口市场份额高达70%,欧盟对华的反倾销立案将是致命性的。

  事实证明此判断并非危言耸听。在欧盟启动反倾销调查申请后仅一个月,在美国上市的大全新能源、尚德电力和晶澳太阳能等企业由于股价持续低于1美元,频繁收到纽交所和纳斯达克的退市警告,最近的11月16日,江西赛维LDK也收到来自纽交所的退市警告,成为今年8月以来的第四家面临美国退市的中国光伏企业。

  “风电和太阳能领域的情况一致,整个市场目前都比较低迷,但这种情况只是暂时的,目前正处于行业调整期,这一低迷的状态有望在5年内解决,毕竟风光电的发展是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代表和未来能源发展的趋势。”徐小杰表示。

  目前,各个国家都在不同程度地进行“救市”,不久前,中国国家能源局就发布《太阳能发电发展“十二五”规划》,提出到2015年底,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达到21吉瓦以上的目标,此后有消息称,目前正在讨论将21吉瓦的“十二五”目标调整到40吉瓦。

  而作为新能源行业的另一个重要元素,核电的发展也备受争议和猜测。

  2011年3月福岛核泄漏发生后,各核能使用国纷纷暂停核电发展计划,重新进行安全评估,并给出了自己的回答。

  “到2012年10月底,出现了三种结果,放弃核电,减少核电比重,继续拥有或发展核电。”薛力表示,“选择放弃核电政策的有德国、意大利、瑞士、比利时和科威特等国,选择减少核电比重政策的是日本与新一届法国政府,而选择继续拥有或发展核电的国家数量众多,但情况又有所不同。”

  据薛力介绍,斯洛文尼亚与斯洛伐克均在2011年6月表示不会放弃现有核电站,西班牙、墨西哥、捷克、瑞典也没有表示要放弃核电,而且乌克兰缺油少气,核电提供48%的电力,则很难放弃核电。

  “还有一些国家的核电站数量会缓慢增加,但核电比重变化不大。”薛力表示,“2012年2月与4月,美国分两批批准了四台AP1000核电机组建设,这是1979年以来的首次,为了鼓励该项目,美国能源部为该项目建设提供了83亿美元的贷款担保,2012年8月,加拿大在时隔25年后首次颁发核电项目现场准备许可证。”

  此外,中国、英国、印度、韩国、芬兰、匈牙利、罗马尼亚、俄罗斯、阿根廷、南非等国家则决定提高核电比重,这些国家认为可以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发展核电。而越南、土耳其、阿联酋、沙特、埃及等国家则表示准备加入核电国家行列。

  “福岛核泄漏只是提供了契机,全球变暖已经成为全球主流共识,节能减排因而成为能源政治的主要内容之一,由于新能源、可再生能源成本高昂,技术不够成熟,稳定性不足,因而一些国家倾向于技术成熟、成本低廉的核能。”薛力称,“预计未来十年全球核电的重心将在亚洲,而全球迎来核能复兴则需要等上10~15年。”

此文章共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