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海上风电欧洲制造
2014-02-24   来源:能源网  浏览次数:

  海上风电开工难外国公司抢生意

  4年前,美国马萨诸塞州鳕鱼岬(CapeCod)大型海上风电项目获批时,政府和开发商为公众描绘了一张十分优美的发展蓝图:大量清洁高效的电力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周边地区,数万份工作将虚位以待,还有不菲的政府补贴。

  该项目承诺,未来将向美国本土公司采购大量产品。消息一出,整个美国海上风电产业、乃至相关的周边行业都为之振奋了。企业家们纷纷跃跃欲试,仿佛已经在这项价值26亿美元的项目上看到了丰厚利润的光芒。

  4年的时间转瞬即逝,鳕鱼岬海上风电项目几经波折艰难成行。然而,此前承诺的本土采购却成了空头支票,大把的订单没有投向美国公司,而是悄悄流入了欧洲制造商的口袋。

  海上风电成行不易

  建设海上风电场由于投资大、难度高,是业界公认的高风险项目。而对于美国首个海上风电场鳕鱼岬项目的开发商CapeWind公司来说,要在马萨诸塞州南塔基湾的马蹄铁浅滩(HorseshoeShoal)外海架设130座巨大风机,供应鳕鱼岬、马莎葡萄园岛、南塔基岛等邻近岛屿约3/4的用电需求,更是一次巨大的冒险。

  鳕鱼岬项目从诞生至今就一直在历经“磨难”。2001年,CapeWind公司刚提出打造全球最大海上风电场,就引来一片反对之声。当地渔民、环保组织强烈反对兴建项目,认为风电场会妨碍渔业、游艇业发展,对环境也会产生不好的影响;马萨诸塞州的印第安部落甚至声称,风电项目会破坏传统习俗。民众、政客、企业纷纷卷入了针对该项目的旷日持久的辩论。鳕鱼岬海上风电场项目一波三折,直至2010年才最终获得批准。

  鳕鱼岬项目的经历可谓美国海上风电产业的缩影。相比欧洲海上风电的迅猛发展,美国的海上风电开发仍然处于起步阶段,面对的困难也格外多。

  风电项目大都需要政府补贴支持,美国也不例外。然而,尽管美国国会对风电开发态度友好,多次增加对风电开发的补贴,风电产业仍然难以与化石染料行业同台竞争。海上风电产业尤为如此。德国莱茵集团执行官蒂埃里·艾伦斯指出,海上风电高昂的建设成本和传输成本,使其电价是陆上发电电价的两倍。在美国,风电产业同其他可再生能源发电行业一样,严重依赖私人投资。加上页岩气的开发进一步降低了天然气的价格,风电行业只有从联邦政府那里得到更多的财政支持,才可能与化石燃料分庭抗礼。

  海上风电项目建设面临的阻挠也特别多。就像鳕鱼岬那样的项目,渔民、环保组织、部落土地捍卫者,甚至鱼类鸟类爱好者都会跳出来指指点点,提出各种反对意见。

  另外,美国在海上风力涡轮机安装方面的能力也有限。海上风电涡轮机常常重达数百吨,高约百米,安装需要巨大的海上平台进行支撑。美国海上风电企业DeepwaterWind总裁克里斯·范·比克指出:“目前美国在这方面没有任何一种船只能承担起这个角色。”

  面对种种不利因素,美国海上风电发展可谓“心有余而力不足”。有统计数据显示,目前美国有10个州共拥有13个海上风电项目,总装机量达到5100兆瓦,但是所有这些项目都还没有开工建设。

  本土企业不敌欧洲制造

  海上风电项目历尽千辛万苦终获批准,美国本土公司以为终于迎来赚钱的大好机会,然而事与愿违。此前,风电支持者还不厌其烦地引用欧洲为例,盛赞投资海上风电不仅能提供清洁的电力,还能刺激经济发展、增加工作岗位;一转眼却发现大量的海上风电场采购订单竟然都进了欧洲同行的口袋。

  2009年,美国本土公司通用电气(GE)鉴于成本过高,宣布退出海上风电业务。于是,鳕鱼岬项目开发商CapeWind公司转向丹麦风电巨头维斯塔斯和德国西门子购买设备。类似的举措令整个供应链上的美国本土企业“很受伤”。

  卡尔·霍斯曼是马萨诸塞州一家大型钢铁制造企业MassTank的老板。为了能够在鳕鱼岬项目上分一杯羹,他已经投入了超过50万美元,然而,他的公司却在原料供应竞标中输给了一家德国公司。“眼睁睁看着钱都被外国公司赚了。”霍斯曼失望地说,“作为一个美国人,我很难过。”

  其实,霍斯曼的公司只是“受害者”之一。以鳕鱼岬海上风电项目为例,其所用的大型组件,如风机叶片、测风塔、发电机等也已经确定将由欧洲企业在丹麦制造。如此种种,无疑在美国本土制造商本就脆弱的心脏上又插了一根刺。

  相比美国本土公司的“灰头土脸”,欧洲风电企业可谓是春风得意。此前提到的德国西门子公司,仅在鳕鱼岬一个项目上就占尽先机。早在2010年,该项目尚未获得美国联邦政府批准时,西门子就已经赢得了为其提供风力涡轮机的订单。2013年底,西门子又同开发商CapeWind公司最终完善合同,除风机外,还将为鳕鱼岬项目提供海上电气服务平台,并将提供长期服务。

  法国电气企业阿尔斯通也于近日获得了DeepwaterWind公司订单,将向美国罗德岛州沿岸布鲁克岛的30兆瓦海上试验风电场提供5台海上风机,以及为期15年的运行和维护支持。另有英国峰能公司(SgurrEnergy)也与CapeWind公司签订协议,为鳕鱼岬项目提供技术支持,进行风机技术评估和风机场址适用性评估。

  除此之外,就连油气巨头挪威国家石油公司也获得机会,为缅因州“海风”试点项目安装4个浮式海上风力发电机,总装机容量为12兆瓦。

  “的确,我们不像许多欧洲国家、甚至一些新兴市场国家,有上规模的产业、成熟的市场。”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教授托马斯·科臣说,“这种现象在其他行业也曾经发生过。这是个充满矛盾的情况:一方面,产业刚刚起步,我们的企业没有太多经验,项目开发商不愿意用;另一方面,如果一直没有大量项目做,企业就无法得到机会锻炼,未来将更难获得订单。”

  美国海上风电一路波折,发展至今,未能惠及本土企业,反而成就了欧洲同行。难怪业界感叹,即便有政府的财政支持,要打造一个新的能源产业依然困难重重。(李慧)

此文章共 1 页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