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央广财经观察》:

发改委上调部分省份上网电价

胡兆光:向市场迈进

2011-04-20   来源: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央广财经观察》  浏览次数: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经济之声2011年4月18日《央广财经观察》栏目

  据报道,国家发改委已经上调了16个省的上网电价,平均每度上涨约1.2分钱。从这16省的具体上调幅度来看都不一样,比如说山西涨幅最高,每度上涨2.6分,山东等五省每度上调2分、河南等两省每度上调1.5分。这里上调的只是电力企业卖给电网企业的价格,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上网电价,不是老百姓平时用的电价,居民电价这次暂不调整。

  这次为什么会上调16个省的上网电价?各省的幅度为什么又会不一样呢?经济之声特约观察员、国网能源研究院副院长胡兆光进行了评论。

  主持人:我们经常说煤电矛盾造成了火电企业的亏损,也就是煤价能够上涨,但是电价却一直被控制着,这是不是发改委这次上调电价的主要原因?

  胡兆光:应该讲我们国家从改革开放以来,逐步向市场经济过渡,但是电价这块仍然是政府控制着,由于煤炭市场的价格放开了,它的涨、降对电力企业就会有很大的影响,终端用户的电价基本上没有动。我们说没有形成联动,这样就会对电力企业造成一些影响,这种影响一方面是如果是煤价涨幅很高的话,电力企业会亏。另外一方面,这种价格限制对价格的规律有所违背,那么也会影响电力的供需。比如说2008年期间,当时也是CPI很高,为了怕影响CPI,我们煤价涨了很高,但是电价不让动,这个时候有一些电厂实际上发得越多就越亏,那他们就没有发电的兴趣了,这就造成2008年有一段时间电力供应比较紧张。

  应该讲发改委的这次行动,我认为是走了很好的一步,是向市场的一个迈进。这方面,国际上还是有比较好的经验,能源价格都是在浮动的,如果煤炭价格上涨,那么电价也应该联动地调上来,同时如果煤炭价格下降的话,电价也应该随着下来,这样才能形成一个真正联动的市场机制。由于煤炭的价格浮动的比较快,而电价可能影响比较多,不可能跟着那么快地浮动。国外有一些经验就是说在一段时期,比如半年或者一年来核定一次,如果这个煤价上涨了5%,那么相应下一年电价联动也上涨5%,再一年如果煤炭下降了10%,它的电价也联动下降10%,它有一个滞后期,有一个平稳的过渡期。这样对这个经济、对生产不会有很大的影响,同时又遵守了市场规律,像这样的做法还是值得借鉴的。

  另一方面,我觉得现在是一个比较好的时机,前一段我们为什么没敢放开呢?因为我们担心电价对于工业、对经济的影响会比较大,担心它会影响PPI和CPI,也会影响一些经济的增长,不太敢动。现在我觉得从整个中国的经济发展来看,我们增长的势头还是比较好的,从刚公布的一季度经济数据来看,经济增长的势头包括今后“十二五”期间,我觉得都是一个比较好的增长趋势。在这样一个环境下,我想如果逐步把电价放开,可能对我们国家通过价格这个手段,来促进经济结构调整和市场优化配置,都是比较好的一个时机。

  主持人:我们知道这次上调电价一共涉及了16个省,并没有在全国范围内实行,我们《央广财经观察》的微博上也有网友提出这样的疑问,您觉得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胡兆光:中国还是比较大的,如果一刀切的话,也会对一些地方、一些省有些影响。我想这刚好反映了我们国家还是比较务实,不是全国一刀切,而是考虑各个地方的情况。

  主持人:您对于居民电价的趋势怎么判断?现在大家也在说,这次上网电价上涨的成本可能是让电网企业承担了,会不会转嫁给居民?

  胡兆光:能不能上调居民电价这个我说不好,但是有一点就是我们国家的电价基本上是扭曲的,就是我们的居民电价实际是历史原因形成的,当时工资比较低,所以价格比较低。另外因为电价还是比重比较小,一直没有动,居民电价还要通过听证会等等。实际上我们现在的居民电价是比我们工业电价要便宜的,这本身就对经济规律的扭曲,但是我想今后居民电价可能是通过一种结构的调整,比如实行峰谷电价或者阶梯电价,逐渐把目前的状态扭转过来。

此文章共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