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届能源电力发展论坛]电力改革挑战跃入前台
2012-11-26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浏览次数:

  新一年度的电煤合同签订又将进入谈判阶段,煤电矛盾如何疏导;冬季用电高峰来临,火电企业亏损进一步加剧……临近年关,关于煤电价格的争论如约而至地搅动着市场各方神经。

  “对于能源价格体系的改革话题,或许激辩几天时间都可能毫无结果。”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中心和国际合作中心主任李俊峰如此戏谑。

  并轨电煤价格大势所趋

  “一旦价格并轨后,重点合同电煤价格将向市场价格靠拢。”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经济运行部主任郝向斌11月25日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电煤价格并轨后对煤电双方均有利,但必须辅之相应的价格执行方案。

  在目前煤炭供大于求的市场形势下,为电煤价格并轨提供了契机。从国家发改委透露的消息可知,自2013年起,国内煤炭市场将完全放开,国家不再干预煤炭价格;由其牵头起草的《关于取消重点合同推进电煤价格并轨》的报告已上报国务院。

  对于电煤价格并轨后煤电矛盾将缓解的乐观情绪并未得到完全认同。在11月25日举行的第四届“能源·电力·发展”论坛上,国网能源研究院总工程师李英表示,“所谓的电煤价格并轨也解决不了煤电价格矛盾。目前我国重点合同煤和现货市场煤,是两个不同市场的两种不同性质的电煤,即使以现货市场价格为基础决定全部电煤价格,也解决不了煤电价格矛盾,还可能会因全部电煤价格一起波动带来更多的新问题。”

  国家能源局政策法规司一位官员在会议间隙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表示,电煤价格并轨还需从整个电价改革着手,也需要完善煤电联动政策,确保煤炭价格、发电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实时联动,而非简单的并轨煤价形成机制,单方面的做法不利于行业长期发展,也难有实质性效果显现。

  对此,郝向斌的建议是,降低电煤价格联动幅度,同时下调发电企业消化电煤价格比例,如在5%—10%之间,在保持发电企业议价动力的同时,尽量减少对燃煤成本变化的扭曲。

  李英直言,应该建立全国统一的电煤长期合同和现货市场平台,并对运输价格进行严格监管,参照国际市场价格对电煤制定最高限价。

  电价水平与节能减排形势不符

  国电集团计划发展部主任王保乐发言认为,近年来,由于各种因素使煤电价格联动机制执行不及时、不到位,火电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如五大发电集团,目前火电仍有每千瓦时2—3分的历史欠账,今年1—9月五大发电集团火电亏损128亿元。

  根据公开资料,从行业利润水平看,2003年以来我国电力行业总资产利润率平均值仅为2.4%,远低于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29.6%、煤炭行业的7.9%;从与CPI增速比较看,2006年以来我国电价增速3.4%,远低于CPI3.7%的增速,实际电价为负增长。

  中电联秘书长王志轩对本报记者表示,火电是保障我国电力安全供应的基础,在清洁化的基础上仍将继续发展。但火电亏损,不仅影响了运行积极性,也影响发电企业进一步投资火电的动力,对电力安全稳定供应造成不利影响。

  电价机制应促进清洁能源发展

  李英分析认为,目前的电价体系和机制不适应清洁能源发展的需要。主要表现在:

  在电源投资布局方面,应该重点促进清洁能源发展:对清洁能源实施随技术进步、成本降低的价格递减标杆电价,公布逐年递减的标准,提升价格引导的科学性;建立分布式电源和微电网相关价格机制,引导其科学发展。

  在电力运行环节,重点提高电网调峰积极性、吸纳更多的清洁能源。她说,煤电、热电、燃气、核电打破现行平均上网电价,均实行峰谷分时标杆上网电价;水电按流域实行峰谷分时标杆上网电价;建立健全发电辅助服务价格、抽水蓄能电站和储能价格机制。

  李英建议,在电力输送环节,应该重点提高清洁能源基地跨地区输送能力:适当提高风电等可再生能源发电接入系统的补贴额度;将送出省因大规模可再生能源发电配套送出需要的网架加强工程纳入可再生能源补贴范围。

  “在用电环节,国家应重点提高对低谷清洁能源利用率。”李英向本报记者进一步表示,全部电力用户实施峰谷电价或季节性峰谷电价,加大价差,居民用电逐步实行峰谷分时阶梯电价;尽快制定电动汽车充换电价格。

此文章共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