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建议制定分布式能源能效电价
2013-12-05   来源:北极星电力网  浏览次数:

  国家已表示将大力支持天然气分布式能源发展,并已将天然气分布式能源列入天然气产业“十二五”规划中。受此政策鼓舞,近两年,国内众多发电企业、燃气公司积极涉足天然气分布式能源项目,一批专业从事天然气分布式能源项目的第三方能源服务公司也应运而生。

  “分布式能源项目在国内处于初期发展阶段,阻碍其发展的因素很多。国家虽然鼓励天然气分布式能源项目,但目前只有一个框架,其对应的政策和法规不完善,缺乏可操作性,企业自身也在摸索。”安讯思息旺能源分析师韩小庆指出。

  “而相关企业除了改进技术、加强管理、提高利用效率外,并没有太多的举措抵御外部风险。”中投顾问天然气行业分析师任浩宁说。

  分布式能源还要依托于国家制订有利于发挥其优势的政策以鼓励、引导发展。

  制定鼓励分布式能源的能效电价

  天然气分布能源系统使用的一次能源是天然气,产出的是电能与热能。除系统本身的转化效率和气价之外,电价也是影响分布式能源项目经济性的关键。

  有专家指出,目前上网电价与销售电价受国家管制,我国的电力生产以煤为主要一次能源,动力煤价对电力价格起主导作用,各地均以煤电作为上网电价的标杆。因此,电网公司实际可接受的天然气上网电价也必然以各地燃煤脱硫标杆上网电价为基准。2011年国家发改委曾对各地燃煤发电企业上网电价进行适应性调整。

  但在我国,目前天然气价是煤价的3-5倍,天然气分布系统发电成本远远高于火电。

  “即使天然气发电或分布式能源项目较燃煤发电能效高10%-50%,调整后的电价依然很难使天然气电厂获得合理的投资回报,远不能满足天然气分布式能源项目投资回报的基本要求。”中国城市燃气协会分布式能源专委会一位专家指出。

  以北京为例,据介绍,北京的亦庄华润协鑫150兆瓦燃机分布式能源电厂和太阳宫700兆瓦燃机热电厂等6个大中型燃机电厂,总装机容量约300万千瓦。国家发改委规定的临时上网电价为0.573元/千瓦时(北京的燃煤脱硫标杆上网电价为0.4683元/千瓦时)。在此基础上,北京市对天然气发电的财政补贴约为0.14元/千瓦时,一年电价补贴超过20亿元。

  一些地方政府此前曾表示,为了鼓励企业投资天然气分布式能源项目的积极性,欲根据当地实际情况抬高上网电价,或以补贴形式疏导产业发展矛盾。

  浙江省物价局于7月10日下发了《关于调整浙江非居民用天然气价格的通知》,根据通知,各燃气公司对燃气电厂的天然气销售门站价格进行了上调。

  “为了缓解此次调价带来的更大幅度的亏本,浙江省政府同意将燃气电厂的上网电价上调至0.904元/千瓦时(含税),以转嫁这部分成本压力。”浙能某燃气电厂人士表示。据了解,此前浙江燃气电厂上网电价为0.744元/千瓦时(含税),此番上网电价调整后增幅达21.5%。

  北京恩耐特分布能源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冯江华以上海的价格体系为基准,对某四个天然气分布式能源项目做了测算。得出的结论是,为保证项目8%的基本投资,当气价为3元/方时,反算出装机容量为22万kW、15.75万kW的区域型项目电价应分别为0.823元/kWh、0.837元/kWh;装机容量为6082、2978kW的楼宇型项目电价则分别为1.183元/kWh、1.384元/kWh。当气价上升到3.5元/方时,上述四个项目的电价需分别调至0.95元/kWh、0.926元/kWh、1.352元/kWh、1.707元/kWh。

  冯江华建议,国家发改委应根据天然气的利用能效,制定鼓励分布式能源发电的能效电价。“对于发电上网的区域型分布式能源项目,应获得高于煤电脱硫电价的能效电价。对于楼宇型分布式能源项目,应可在电网供电的高峰和平峰时段,将多余的电量按此能效电价售给电网。”他说。

  “这是疏导气电价之间矛盾的方法之一。国家发改委此次天然气调价使分布式能源的原料气价也被推高,这就更迫切的需要政府制定能效电价,这样才能调动企业的积极性。”韩小庆说。

  补贴应真正体现节能减排

  分布式能源界一直在呼吁国家给予财政补贴支持。上海市已于2008年先行实施了对天然气分布式能源的补贴政策。

  “目前全国发电用煤将近20亿吨,今年以来,煤价一路下跌,每吨至少降价200元,已经腾出4000亿元的空间,弥补了发电公司1000亿元的亏损之外,还有3000亿元的空间,是否可应用于鼓励新能源和天然气分布式能源项目?”有业内人士提出。

  冯江华建议,参照国家财政对页岩气的补贴政策,对用于符合国家标准的分布式能源项目,或每立方米天然气补贴0.4元,或所发电力每千瓦时补贴0.10-0.20元。为鼓励项目在满足全年综合能效不低于70%的条件下尽可能多发高品位电力,补贴发电更为有效。同时相关政府部门还应继续支持设备国产化。

  记者获悉,目前财政部正在考虑制订天然气分布式能源的补贴政策。

  在中国城市燃气协会分布式能源专委会主任徐晓东看来,天然气分布式能源在节能与环保方面具有优势已是共识,“这种能源利用方式代表着未来能源利用模式的发展方向。目前来看,天然气分布式能源处于发展初期,执行的是政府定价,给予适当补贴是必要的。但补贴的形式、环节需要仔细研究。”徐晓东说。

  “在计划经济体制下,补贴方式是补贴生产环节以扩大生产能力。在目前多元化发展的市场经济条件下,沿用计划体制的补贴政策存在许多问题。首先,不同所有制企业有同等申请补助资格,形成的生产能力都归企业所有,对国有企业而言,至少名义上增加了国有资产;而对民营企业或私人企业来说,就是变相私有化,造成公共资产的流失。公共财政投入形成的资产,国家要占有相应的份额。这种公私不分是争补贴、争投资的主要根源。其次,补贴生产环节而不是补贴消费环节,虽增加了产能但不能保证市场,政府还要想办法扩大市场需求。第三,不以市场需求为导向,扩大产能可能形成虚假的供应。所以扩大产能、增加供应这种传统补贴方式是值得反思的。应避免类似金太阳示范工程骗补这样的不良现象再次发生。”徐晓东说。

  徐晓东认为,不是贴上分布式能源标签的项目就要给予补贴,给予补贴的前提是这个项目产生了实实在在的节能减排效果。“我们一直主张分布式能源项目要以节能减排的效果、具体数据来理直气壮地获取补贴。所以我们力推制定检测标准,推动建立在线监测系统,并通过第三方监测机构严格监督。这些做法意在通过对项目进行公正严格的检测,最终反映出这个项目是否满足指定运行条件和符合相关要求。我们希望国家财政支持建设这样的机制,这是政府转变职能、加强监督的重要措施和条件。没有扎扎实实的基础工作,就不能实现转变政府职能、完善市场环境的目标。”徐晓东说。

  “总结金太阳示范工程骗补教训,我们建议成立一个专门的分布式能源基金会,将所有种类的分布式能源项目纳入其中,然后在总基金下面分设不同门类的分布式能源基金。同时建立责任追踪制,并做到纳入基金管理的每一个项目、责任人、管理者都必须信息完全公开。”任浩宁说。

此文章共 1 页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