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管火电厂刷卡排污全覆盖
2014-04-04   来源:中国环境报  浏览次数:

  先存钱再用电,这是很多刷卡用电的居民都知道的理儿。如今,这一招也被用在了火电企业身上。只不过,刷卡用电换成了刷卡排气,钱也换成了二氧化硫、氮氮化物等大气主要污染物的排放指标。

  记者近日从浙江省环保厅得到一个好消息:浙能兰溪发电责任有限公司大气刷卡排污系统已接入浙江省排污权交易中心信息平台。至此,经过一年半的探索,浙江全省18家省管火电企业大气刷卡排污系统全面建成并实现联网运行。

  “排了再算”变“算好再排”企业减排责任明显增强

  浙江18家省管火电企业共有61台300兆瓦以上发电机组,总装机容量为31847兆瓦,其每年二氧化硫排放占浙江省总量的20%。

  安装了大气刷卡排污系统以后,这些排放大户们每月得掐着指头算计主要大气污染物的排放量了。

  在嘉兴市的浙能嘉华发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华公司”),记者看到,与总装机容量500万千瓦的高大厂房相比,位于厂区办公楼5楼电梯旁的刷卡排气系统控制室显得狭窄、逼仄:一台类似银行取号机的机器立在地上,墙上挂着几个铁箱子。

  “这就是刷卡排气总量控制器。”嘉华公司汽机主管、高级工程师毛培告诉记者,通过这套系统能够轻松查看公司大气污染物实时排放情况。

  记者凑前一看,只见控制器屏幕上显示着全年废气、SO2、NOX已排放量和其所占年度排放的比例。

  毛培在屏幕上点了几下,一张《月度排放报表》马上跳了出来,当月废气、SO2、NOX允许排放量以及当月已排放量、当月剩余可排放量都显示得清清楚楚:“它还可以查询每天、每小时、每台机组的实时运行工况和排放数据。”

  当月允许排放量是如何核定的?毛培介绍说,“根据省环保厅给我们排污许可证上的核定允许排放量,结合年度发电计划,公司年初就将排放量分解到每月。省环保厅核查同意后,就将每月允许排放量充进卡中。”

  毛培拿出了一张普通IC卡大小的磁卡,上面写着“浙江省排污许可证电子证照”,反面则印着企业名称、地址、排污许可证号等信息。只要在这屏幕下方的刷卡区一刷,就可完成月度充值。一旦当月排放量达到允许排放量的80%,系统就会自动提醒;到90%时,系统就会发出预警,企业负责人就能收到预警短信。

  过去,环保部门是根据企业实际排放量统计,如果企业多排了,再处罚、整改,算账时,排放已经完成;现在,装上刷卡排污系统,改成事先控制、事先预警,企业感觉多了一道“紧箍咒”。

  嘉华公司总经理戚国水说,试点以来,无论是企业还是他个人的观念都发生了很大改变:“环境资源既有经济价值,也有社会价值。以前(我们)是排了再算,现在是算了再排。”

  减排数据自动上传环境监管更加便捷

  2012年7月,浙江省启动对重点污染源企业废气实行刷卡排污管理试点工作。省环保厅总量处、省排污权交易中心和省环科院立即成立研发攻关小组,并委托浙江环茂自控科技有限公司研发废气污染源刷卡排污系统。根据不同类型企业废气污染源的排放特性及数据典型性等因素,研发攻关小组选择了一家火电企业和一家热电企业作为试点。

  环茂公司研发部经理郭鹏告诉记者,此项系统由企业端刷卡排污总量控制器、中心端排污许可与总量监管平台和数据安全传输网络3部分组成。而整个系统的核心,就在于刷卡排污总量控制器。

  “我们对企业CEMS(烟气在线监测系统)数据采集仪进行了升级,接到刷卡排污总量控制器上。同时,我们将企业的DCS(生产过程数据采集与传输设备)系统也接入总量控制器。”郭鹏说,这样,就可通过对企业整个生产过程的工况,特别是脱硫、脱硝等处理设施运行工况的实时监控和记录,准确计算出实际排污量,确保在线监测系统数据的准确性。而且,这些数据、图表都通过网络自动上传到浙江省排污许可与总量监管平台,“企业想作假都没办法。”

  在浙江省排污权交易中心的办公室墙上,一块显示屏清楚地将信息平台的各种数字标示得明明白白。

  “只要有异常情况,我们这里都会有警示。”浙江省排污权交易中心高级工程师陈齐说,“企业一旦月度排放量超过允许排放量,系统还会发出警报给环境监察部门,实现总量计量控制与环境执法的联动。”

  环境监管便利了,总量减排也同样受益。浙江省环保厅总量处处长竺恒峰说:“全省每年要进行减排调度。以前基层环保局每季度都要到企业采集数据,工作量非常大。刷卡排污实行后,大家手里就像有账本一样,清清楚楚,一目了然。”

  富余指标上市交易减排增效实现双赢

  对于企业而言,刷卡排污并不是仅有减排的社会责任,还可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

  “大气刷卡排污,既考虑到实现排污总量控制,又能促进企业环境意识的提升,减排增效,得到双赢。”陈齐告诉记者,因电厂生产的特殊性,其刷卡排污不能像水污染物排放那样超量了即可自动断电停产,因此,火电企业若当月卡上允许排放量不足,可以通过申请,在其年度允许排放量中进行调配,但年度核定总量不得突破,否则只能到排污权交易市场上进行交易、租赁。反之,企业也可以通过技术改造、污染深度治理减少排放总量,并将完成减排义务后的富余排污权指标上市交易出让、出租。

  据悉,浙江各地国控、省控的重点火电、热电、水泥等企业大气刷卡排污系统已在全面建设之中,今后还将覆盖到市控重点大气污染源。

  “这将是一个巨大的市场。”陈齐说,随着环境管理的趋紧,排污权指标的价值必将水涨船高。

  浙江省环保厅副厅长虞选凌表示,实现电厂刷卡排污联网,是浙江省落实国务院《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的一项有力措施,意在推行激励与约束并举的节能减排新机制,落实企业治污的主体责任。“我们的目标是建立包括主要污染物总量指标量化管理制度、排污权有偿使用和交易制度、企业刷卡排污总量控制制度、产业转型升级排污总量控制激励制度、建设项目主要污染物总量削减替代制度等在内的环境资源配置制度体系,真正让市场来起作用。”记者晏利扬赵晓

此文章共 1 页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