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电力贸易发展现状与展望
2016-09-14   来源:中国电力报  浏览次数:

国网能源研究院企业战略研究所  高国伟

  《中国电力报》2016年8月20日第11版

  由于各国资源禀赋、技术条件等方面的差异,同样或者类似的商品在不同国家之间存在价格差异,这就导致了国际贸易的产生。国际贸易能够优化国家间资源配置,充分发挥各国比较优势和规模效应,降低世界范围内商品价格,提升全社会福利水平。电力贸易作为国际贸易的一种,同样能够优化能源资源配置,提高发电设备利用率,减少系统备用容量,降低电力供应成本,有利于世界范围内的消费者。

  电力贸易是一种普遍存在的贸易形式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统计,2013年世界上开展电力贸易的国家超过100个,电力进口总量为6790亿千瓦时,占全世界用电量的3.5%。近年来电力贸易发展较快,全世界电力贸易规模由2004年的5416亿千瓦时增长到2013年的6790亿千瓦时,十年间年均增长约2.8%,而同时期国际石油贸易量年均仅增长1.5%。

  尽管电力贸易普遍存在且发展迅速,但是电力贸易所受关注较少,主要原因在于电力贸易在电力消费中占比较低,仅为3.5%。与电力贸易相比,石油、天然气等能源贸易在消费中的占比则较高。据BP能源统计年鉴的数据,2015年全球原油贸易量约20亿吨,消费量43亿吨,原油贸易占原油消费量的比例达到47%;2015年全球天然气贸易量约0.7亿立方米,消费量约3.5万亿立方米,天然气贸易量占天然气消费量的比例达到20%。相对于其他形式的能源贸易,电力贸易在消费中占比较低,最主要的原因是技术原因,其次是能源结构的原因。在技术方面,特高压储能、海底电缆等技术成熟之前,电力难以长距离运输,尤其难以像油气一样大规模海上运输。在能源结构方面,长期以来形成了以石油、天然气、煤炭等化石能源为主的能源结构,油气和煤炭的利用和跨境贸易已经存在一百多年甚至数百年,而电力贸易的历史仅仅数十年。

  世界各地电力贸易发展不平衡

  欧洲电力贸易规模最大,2013年欧洲国家电力进口量为4443亿千瓦时,占世界64%。欧洲大规模电力贸易的原因可以概括为硬件和软件两个方面。在硬件方面,欧洲各国之间建设了超过300条跨国输电线路,跨国电力交换能力超过1亿千瓦,形成了由欧洲大陆电网、北欧电网、波罗的海电网、英国电网和爱尔兰电网组成的跨国同步互联电网。在软件方面,欧盟把跨国电力贸易视为巩固能源安全、降低能源成本的重要举措,积极推进统一电力市场建设。2008年欧盟整合成立了统一的输电运营商联盟(ENTSO-E),协调各国输电网的规划、建设和运行,协调各国电力交易和监管政策,积极推动电力贸易。

  2013年美洲国家电力进口量为1457亿千瓦时,占世界21%。美洲国家电力贸易主要存在于美国和加拿大之间,以及巴西和巴拉圭之间。美国与加拿大之间有超过100条输电线路,形成了由美国东部电网、西部电网、德克萨斯电网和加拿大魁北克电网四个同步电网组成的北美联合电网。巴西和巴拉圭共同建设了世界第二大水电站———伊泰普水电站,两国平分伊泰普水电站的电量,但巴拉圭无法消纳庞大电量,因而出口到巴西,两国之间每年电力贸易超过400亿千瓦时。

  2013年亚洲国家电力进口量为704亿千瓦时,占世界10%。亚洲国家电力贸易主要存在于中亚、东南亚以及中国与周边国家之间。中亚各国在前苏联时期形成了互联电网,东南亚在东盟的主导下积极推进电网互联,尤其在大湄公河次区域各国之间以及与中国之间建设了多条跨国输电线路,为电力贸易奠定了物理基础。

  中国已经与俄罗斯、蒙古、吉尔吉斯斯坦、越南、老挝、缅甸六国实现电网互联互通,根据国家能源局的统计数据,2014年中国电力进口68亿千瓦时,出口182亿千瓦时。

  2013年非洲国家电力进口量为366亿千瓦时,占世界5%。经过多年的发展,非洲跨国电网互联已经积累了一定基础,目前东部、西部、南部和北部非洲已经分别建成了7条、5条、6条和7条跨国线路,并通过2条跨洲线路分别与亚洲的约旦、欧洲的西班牙实现跨洲互联。但由于非洲用电量规模较小,因而电力贸易量也相对较少。

  电力贸易在国际能源贸易中的地位将进一步提升

  展望未来,电力贸易规模将继续扩大,电力贸易在电力消费中的占比将进一步提高,电力贸易在国际能源贸易中的地位将进一步提升,原因在于制约电力贸易的能源结构问题和技术问题正逐步得到解决。

  随着全球应对气候变化措施的实施以及各国对于环境保护的重视,煤炭、石油等传统化石能源在能源结构中比例将会逐步降低,风能、太阳能、水能等清洁能源在能源结构中的比例将逐步提升。风能、太阳能、水能等清洁能源需要转化成电能才能够有效利用,因而能源清洁化将推动电能占终端能源消费比例提高。随着能源结构的转型,石油、天然气、煤炭贸易在能源贸易中的占比也将下降,电力贸易在能源贸易中的重要性将会提升。

  技术进步也为电力大规模贸易创造了条件。特高压技术使得长途输电和电力远距离贸易成为可能。储能技术的进步能够平抑大规模清洁能源接入电网带来的波动性,提升了大电网运行和电力大规模贸易的安全性、经济性和灵活性。高电压、长距离、大容量的海底电缆技术使电力可以跨越海洋,像油气一样大规模海上运输和远距离贸易。

  在国际组织和相关国家政府的大力推动下,世界范围内电网跨国互联进程正在加快。为了大规模消纳可再生能源,欧盟不断加快跨国电网建设,提出到2020年所有成员国跨国输电能力至少占本国发电容量的10%,2030年达到15%。美国提出了“Grid2030”远景规划,计划在现有网络基础上建设国家主干电网,通过国家主干电网进一步增强美国东西海岸、加拿大和墨西哥的电网交换能力。非洲联盟提出构建4条大型跨国输电走廊,非洲各区域电力联盟也在积极推进区域内部国家之间的电网互联。中国提出了全球能源互联网的理念,倡导建设跨国跨洲骨干网架和洲际联网通道,连接各类清洁能源基地与主要负荷中心,打造绿色低碳的全球能源配置平台。可以预见,未来电力贸易将成为能源贸易的重要形式,在全球能源资源配置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此文章共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