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宝:能源改革,需要更多勇气
2011-11-02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浏览次数:

  双眉花白,面带微笑,百无禁忌。

  在告别国家能源局9个多月之后的一个下午,这位卸任的中国能源“大管家”张国宝,与记者畅谈中国能源问题。

  他转岗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之后,亦同时担任国家能源专家委员会主任,对能源问题依然十分关注,“今年两会期间还写过一次关于‘水火(水电和火电)同价’的提案。”

  在与记者近三个小时的谈话中,他滔滔不绝,几乎未有间断。唯一的一次间断,是他起身去办公室拿一些关于特高压的文件资料。

  他记忆力超群,对各种能源数据烂熟于心,同时对地方和行业的动态情况也相当了解。

  在本次专访中,张国宝完整而系统地解释了对诸多能源问题的看法,并首次对外阐明了其对特高压电网和电力体制改革的观点。

  他特别澄清:媒体称其为改良派是误报。他表示,自己是改革的亲历者和实践者,至于自己是改良派还是改革派,“任凭后人评说”。

   水电还应发展,但要有序

    完全不搞一个电站就能保护一条河流的时代已过去。

  《21世纪》:现在各地疯狂上马小水电,对生态破坏很大,对此您怎么看这种现象?

  张国宝:事实上,我反对各地乱上马小水电。首先小水电有体制问题。能源电力顾名思义应当由能源局或者国家发改委管,但小水电现在是归水利部管。有观点称,通过小水电解决了穷乡僻壤用电问题,也致富了一方,所以在电力体制改革当中,水电曾经是一个很大的争议点。现在还存在许多水电县是归水利部门管。

  其次,我对小水电的技术也有意见。现在大量采用的是引流式发电技术,它把自然的河流通过隧道或者隧洞引流到下游,形成一个高水头,在下游发电,致使原来的河道干枯了,影响到了正常的生活生态用水和景观。

  《21世纪》:关于是否要在怒江建水电站,您怎么看?

  张国宝:有人主张开发,但是也有人、特别是一些非政府环保组织,说怒江是一条生态河流,还没有一座水电站,是不是应该保留它的“原生态”。但是当地政府认为,还是应该建。

  实际上,怒江不是完全没有水电站,在境外的下游部分已经有水电站了,在上游和支流也有小水电站。

  原发改委能源局曾组队去怒江考察过,团中有人回来后极力主张要进行开发,他说不让开发的人是理想主义者,因为实际情况是怒江在1500米海拔以下的边坡植被已被破坏,已经不存在原生态了,在很多地方,由于当地居民要生存,搞了很多“大字报田”(记者注:种在山梁上的农田,像张贴在山梁上的大字报,被称为“大字报田”)。对生态的破坏同样很严重。主张建水电的和反对水电的人争论很激烈,环保主义者说你们不要干,而当地人问我们穷成这样了我们靠什么来收入?环保主义者说,你们可以搞旅游。但地方的同志并不认可旅游能致富这种想法。

  我个人认为,完全不搞一个电站就能保护一条河流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更何况怒江下游事实上已有水电站。但我主张有序开发,不要像原先那样做“一库八级”的水电开发大项目,而是在六库这个地方先建一个水电站,还可解决怒江州所在地的用水问题。先建一个试试看看情况怎么样?有不少人持这种主张。但这需要科学论证,协调好各种意见。

此文章共 8 页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