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勇:国企改革需要真正的顶层设计
2013-01-11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浏览次数:

  在1月10日召开的全国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工作会议上,国务院国资委主任王勇再谈改革。他表示,“要做好国有企业改革的顶层设计,增强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

  国资系统的顶层设计安排,包括加快国企的整体上市;加大建设规范董事会力度;继续深化企业人事、用工、分配制度改革;加大市场化选人用人力度;建立健全有别于行政干部的企业经营管理者选聘、考核、奖惩和退出机制,以及建立更加科学的考核分配和激励约束机制,等等。

  在过去的若干年中,国企改革已经取得一定的成绩,但是,改革事业远未完成。国企领域后续的改革任务还很繁重。从社会舆情来看,针对国有企业的再改革,颇有期望。在这个背景下,国资部门再推改革,把握住了时代脉搏。

  国务院国资委此番提出一系列的改革任务,不少目标很有针对性,亦较为迫切。王勇更以“顶层设计”来对未来国企改革作要求。既言及顶层设计,也表明中央国资系统将从全盘角度考虑,统筹国企改革诸多事项。

  “顶层设计”一词,这两年被频繁使用,也往往跟推动改革相联系。该词的重要意蕴,即是强调改革要有价值高度,要形成明确的战略目标和根本的动力机制。但如果进一步探究“顶层”之意,也会发现这个词有时候会被误用。正如“峰会”一词一样,本指世界级的、多由各国领导人参加的一些大型国际会议,但在当下,某些中低端级别的会议,也会堂而皇之地使用峰会一词,让人啼笑皆非。

  国务院国资委强调要针对国企改革进行“顶层设计”,或不能算误用,其谋求的是国有资产出资人真正到位,以图实现国企做强做优的核心目标。但是,众所周知,国企改革的许多问题,并非局限于国资领域内。仅仅从一个系统的层级来对国企改革作出规划,难免会遗漏不少改革任务——其中的一些改革目标,相当重要且棘手,也跟中国经济领域的整体改革成败大有关系。

  国企改革是中国经济改革的重点所在,也是难点所在。若要深入探讨国企改革的方方面面,非要一本书的篇幅不可。简要言之,这其中,有一些改革议题乃是未来具有关键意义的攻坚目标。

  比如,关于国企和其他民企的角色分配,一般认为,在关系国计民生的战略性行业,由国企占主导,而一般竞争性行业,民企应唱主角。但众所周知,直到今天,一些国企所涉足领域,偏离自身定位。而能不能让中小民营企业释放出活力,直接关系未来经济发展的活力程度。

  比如,2008年审议通过的《企业国资法》没有解决国有资产多头监管的问题。国资委自身的定位问题至今没有真正厘清,包括金融国资、科教文卫国资、土地资源国资等在内的国有资产的监管问题还有待给出答案。

  比如,垄断国企的改革至今仍没有明显的进步。垄断国企,特别是一些强势央企,在获得资源、融资,以及政策的倾斜等方面,比之其他一些类型的企业,处于不公正的地位。垄断国企也是不少民企进入诸多领域发展的阻碍力量。这个方面的改革会触及既得利益,显然属于“难啃的骨头”。

  再比如,国企利润的上交比例,一直是被广泛关注的议题。理论上讲,不少国企近些年来增长较快,理应为提升全民福利作出贡献。同时,加大国有资产划拨力度,扩大全国社会保障储备基金,以应对人口老龄化高峰养老金收支缺口,也一直呼声很高,但同样阻力不小。

  不必再一一列举。仅从上述涉及国企的诸多改革任务来看,单靠国务院国资委主导的“顶层设计”难以真正破题。国有企业的改革与发展,须在更高的层面上着眼。国企改革的系统性和复杂性均表明,“顶层设计”这个词,还需要有更深的意蕴。

此文章共 1 页